拂去战乱封尘探秘哥伦比亚西南地区

  • 15

那天早上,我的导游 Juliana Chávez 在位于哥伦比亚青翠欲滴的考卡山谷(Valle de Cauca)南端的波帕扬(Popayán)与我碰头。她提醒我,我们当天的行程将会是一段艰难而漫长的路途。持续 50 多年的战争期间,即便有可能参观这些考古发现,那也会非常困难

我们计划驱车取道波帕扬国家自然公园,但将这个丛林和热带雨林景观一分为二的道路基本上并未铺砌,所以一天中的大部分时间里我们都行驶得非常缓慢。后来在我们出城之际,Chávez 提供了更多的信息:除了道路崎岖之外,我们还有可能会遇到游击队伏击、绑架等问题。

1990 年代,战争席卷哥伦比亚,哥伦比亚革命武装力量(FARC)游击队在波帕扬建立了基地。我们即将踏上的偏远高地和道路更是因为频发绑架事件而臭名昭著。自然公园位于哥伦比亚西科迪勒拉和东科迪勒拉(Cordilleras Occidental and Oriental)两座安第斯山脉的两个支脉形成的 V 字形中央位置。进入公园后,我回忆起 2002 年政府军在这片地区击败游击队的光景,1961 年设立的波帕扬也因此成为了安全地带。然而,Chávez 后来告诉我,2004 年,她的叔叔曾经在这里遭遇绑架。

Chávez 来自圣奥古斯汀,曾在哥伦比亚中部城市伊瓦格(Ibague)学习国际商务,还去丹佛参加过冬令营,之后在美国周游了一个月。20 多岁的时候(她现在 28 岁)她意识到,与办公室工作相比,她的教育背景、流利的英语和海外经历可能会给她从事更有成就感的旅业带来帮助。她相信哥伦比亚的自然资源(阳光、咖啡、海滩、山脉)固然能够吸引游客,但哥伦比亚戏剧性的战争史以及现在的和平也会给好奇的游客带来更多的体验。

1859 年地震之后,波帕扬主广场上的大教堂经历了近 50 年的重建工作

她告诉我:“我在这里成长期间没有看到过暴力。游击队住在乡下。他们绑架了养畜者和商人,他们拥有我们所谓的疫苗,人们会每月给他们一笔钱来避开他们。”

还有一位游击队员曾经拿着一支步枪出现在她祖父家门口,结果他只是想卖掉这支枪。

她说:“后来我们知道他回来和家人一起住,在农场工作。最后游击队找到了他,把他带到他的房子后面,朝他的头部开了一枪。事实就是这样:你成为游击队员很容易,但是你无法离开那种生活。”

2016 年,FARC 与哥伦比亚政府签署了一项和平协议,但许多哥伦比亚人仍持怀疑态度,并对协议表示不满。

事实证明,和如今的哥伦比亚大部分地区一样,波帕扬很安全,对游客也很有吸引力。本周早些时候,巴勃罗·埃斯科巴(Pablo Escobar)的一个表亲充当我的向导,带我参观了曾经的“世界谋杀之都”麦德林(Medellín);他还带我参观了这位大毒枭的巢穴和他留下的遗产,其中包括他试图修复的贫民窟。我在这里度过了一个懒散的下午,被卡塔赫纳(Cartagena)万花筒一般的立面幸福地迷花了双眼。

我大部分时间还是会去寻访在很大程度上被游客所忽略的哥伦比亚西南地区。事实上,我仅仅是 Chávez 有史以来接待过的第二位美国游客。她曾好几次困惑(甚至有些沮丧)地提到这一事实。我每天支出 450 美元(约合人民币 3124元),含酒店、早餐和交通费用,如果是两个人则这一费用可以省去一半左右。可以通过电子邮件和她预约()。

据我所知,尽管会经过一些崎岖的道路(如穿越横跨约 828.8 平方千米的波帕扬),前往西南部乌伊拉(Huila)和考卡(Cauca)州的游客仍然可以在一天内穿越沙漠、丛林和高寒气候。他们也可以做我现在正在做的事:如果你愿意的话,把这块石头进行一些浪漫化处理,就像我们前往圣奥古斯汀一观南美洲一些最受瞩目的考古发现那样,在 50 年的战争期间,这些一度都是禁宝。

此外,Chávez 说,像波帕扬等因殖民风格的优雅白色立面而得名“白色之城”的小城镇在战斗中奇迹般地被单独落下,它们凭借其历史意义和纯粹的美而备受推崇。某天晚上,我住在一座宏伟的前方济会修道院里,我的房间可以俯瞰宁静的拱形庭院。还有一天傍晚时分,Chávez 带我穿过波帕扬精致的广场。在那里,我们走进了一座巨大的教堂,1859 年地震之后,这座教堂经历了近 50 年的重建工作。

类似西尔维亚(Silvia)等其他地区的城镇则由于其庞大的土著社区而免遭屠杀:关比亚诺(Guambiano)部落宣布其领土为和平保留地,并禁止在那里建立警察局或游击队基地。

她解释说:“他们相信灵的存在,为了避免不敬,他们尝试与灵和睦相处,因为他们知道灵会夺走人的灵魂、致病甚至杀人。拍摄他们的照片会激怒灵。”

那天是星期二,每周举办的集市活动正如火如荼地进行着。我们绕着广场转了一圈,一边欣赏着手工制作的钱包、围巾和珠宝,然后朝封闭的市场走去。在那里,Chávez 指着一堆土豆旁边成袋的(在那里这不合法,但非刑事犯罪),这里的有几十个品种,包括看上去像硬糖的霓虹粉袖珍版。我们穿过几个廊道,廊道里堆满了盛着迷迭香、藜麦、Jayo 的麻袋,还有大块的乳酪,或者生蔗糖,还有哥伦比亚的主食、咖啡和古柯叶。

你还可以在这里买到 frailejónes,这是一种被用来加工成茶叶的向日葵科植物,据说具有药用价值,可以用来治疗肺病。就像我看到出售的古柯叶一样,购买 frailejónes 一般都是非法的。Chávez 解释说,关比亚诺人有自己的法律,不受禁令的约束(她后来承认,她还在家里种了一株古柯树)。

碰巧的是,驶入波帕扬之后,我们便可以来到更高的安第斯山脉。最后,我们到达了一片巨大的铺满了 frailejónes 的沼泽地,沼泽地一直延伸到波帕扬火山,那里海拔超过约 4572 米,笼罩在一层薄雾中。这是哥伦比亚最活跃的火山,也是我们路经的数十个温泉背后的热源。

Frailejónes 是一种被用来加工成茶叶的向日葵科植物,据说具有药用价值,种植在波帕扬国家自然公园内

这条路延伸了几十公里,继而穿过热带雨林(其中包括成片的蜡棕榈,这是哥伦比亚的国树,也是世界上最高的棕榈树)和丛林通道,跨越考卡河和马扎莫拉斯河的桥梁。我们还艰难地驶过数公里未铺路面、坑坑洼洼的通道——这正是 Chávez 之前提醒过我的地方。虽然我们没有遇到任何游击队,但我们确实面临着另一个危险:载满乘客和货物的大货车,缓慢地转弯,一直逼近我们的车,我们最终在帕莱塔拉村的路上停了下来。

我们在公园里行驶的海拔越高,气温就降得越低,Chávez 在一家小餐馆里为我们点了一碗热乎乎的香甜甘蔗汁,她还在自己碗里泡了凝乳奶酪。她和我说起了这里的绑架事件,包括她叔叔的绑架案:绑架者劫持了他的摩托车,但最终又还给了他。

傍晚时分,我站在Akawanka旅馆的环绕阳台上,从那里可以俯瞰圣奥古斯汀周围郁郁葱葱的山丘。庄园以前是一个废弃的牧场,而现在就像现代的伊甸园一样,雕刻的篱笆围绕着凤仙花的苗床、山腰上的草坪,到处都是叶子花属和木槿垂下的枝叶。和每间客房一样,我的房间也煞费苦心地粉刷着当地的艺术作品,别具一格。

从绵延、质朴的 Akawanka 旅馆可以俯瞰圣奥古斯汀周围郁郁葱葱的山丘

Akawanka 旅馆老板的儿媳 Carolina GuillezteguiIbeth 后来带我参观了酒店及其开放式的通道,这些通道上印着她婆婆 Eliza 制作的马赛克。她的家人找到了当地的工匠,设计制作了木制品和壁画。她告诉我,每个房间都以当地的动植物群命名。我的房间被称之为 Zariqüeya,或“负鼠”,房间内有一幅挂在树枝上的负鼠和她的孩子的画作。

后来,Chávez 和我们的导游 Alirio Semanate 带我走近了圣奥古斯汀公园的神秘石雕,这些石雕也同样展示了富有创造力的灵。1995 年,圣奥古斯汀公园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列为世界遗产。据历史学家称,大约 5000 年前,两个土著部落定居在马格达莱纳河和考卡河流域。后来他们神秘地消失了,但留下了数百个庄严的拟人化雕塑,其中大多数是墓碑。行走在公园的雕像中,一些雕像表情凶猛,另一些则表达出喜悦之情。Semanate 拿着一本画有银河系运动的笔记本,这些运动似乎引导着古代石匠们理解如何通过自己的作品祈求生育,或在死后寻求庇护。

后来,我们骑着马从圣奥古斯汀穿过泥泞的山丘,来到了 Chaquira,在那里,三尊刻在石头上的人像会在一年中的不同时间面朝太阳,这很可能反映了夏/冬至或春/秋分的仪式。但那里的景色和这些人物雕像同样迷人,你可以在这里俯瞰着马格达莱纳河交汇而成朦胧壮丽的峡谷。从圣奥古斯汀向北驱车 4 个小时,到波哥大(Bogotá)的半路上,高耸的安第斯山脉逐渐平缓,当我们到达Tatacoa 沙漠时,周边也发生了变化,这是一片迷茫的荒地,遍地是多刺的仙人掌、野山羊、沟壑、峭壁和悬崖。傍晚时分,我们穿过沟壑时天气仍然很热,我们还兴高采烈地看着一群山羊沿着山脊飞奔而过。

位于哥伦比亚西南地区的 Tatacoa 沙漠是一片迷茫的荒地,那里遍地是多刺的仙人掌、野山羊、沟壑、峭壁和悬崖

暮色降临,我们朝 Tatacoa 入口处附近的一个天文台走去。透过功能强大的望远镜,我仰望着似乎可以触手可及的月亮,望着那些历经不同的文明、殖民、战争和暴力后仍横亘不变的星星,它们现在依然高悬在永恒、平静的天空。█

目前由国内前往波帕扬较为曲折,需要经由纽约、洛杉矶、阿姆斯特丹或多伦多等主要城市转飞哥伦比亚首都波哥大,再由波哥大转机飞往波帕扬。

酒店位于波帕扬历史老城中心,距机场约 5 分钟路程。酒店建筑为西班牙殖民统治时期风格,内部的西班牙画廊、中央庭院的室外泳池、喷泉都是该城市的建筑遗产。

那天早上,我的导游 Juliana Chávez 在位于哥伦比亚青翠欲滴的考卡山谷(Valle de Cauc…

那天早上,我的导游 Juliana Chávez 在位于哥伦比亚青翠欲滴的考卡山谷(Valle de Cauc…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