委内瑞拉:“百年石油”百年孤独(组图)

  • 5

新闻军事文化历史体育NBA视频娱谈财经世相科技汽车房产时尚健康教育母婴旅游美食星座

“不安全,抢劫、偷窃、绑架这些太多了,现在中资企业都会严格管控员工外出,怕出事。”“每天超市门口都是长队,但牙膏、洗发水、洗衣粉、面粉、大米都要每人限购,每人只能买2、3个,结账还要使用身份证件,很多东西买不到。”某中资企业驻委内瑞拉员工告诉第一财经记者。社会动荡,商品匮乏,汇率贬值,物价飞涨当前,委内瑞拉正经历着该国200年历史中最为严重的危机时刻。

根据委内瑞拉央行的报告,处于10年最低点的石油价格从2014年末以来已经把该国的外汇收入削减了整整一半;2014年9月至2015年间,全国平均累计通胀率高达141%,其中食品价格上涨最为严重,高达254.3%;从地区上看,主要城市如加拉加斯、马拉开波通胀水平最低,但小城市和农村地区则是深受其害;从2014年9月至2015年9月,该国的GDP总计收缩了7.1%,建筑、商业等最为惨淡的行业负增长率分别达到-20.2%和-12.8%,而公共服务和通讯则是仅有的、幸免于经济衰退的行业,分别增长1%和2.2%。尽管2015年第4季度的数据尚且不得而知,但根据IMF的预测,委内瑞拉经济过去1年收缩了整整10%,通胀率超过200%,政府的财政赤字达到GDP的20%,全靠印钞票和对国内债权人的金融抑制税进行融资。

在委内瑞拉央行报告的末尾,是对该国现有经济模式的警告,并指出经济复苏的唯一机会就是经济多元化打破“百年来的石油收入模式”。

不过,作为完全依赖石油出口,顺大宗商品周期的经济体典型,委内瑞拉要打破“百年石油”模式并不容易。在商品牛市的时代里,2006年到2012年委内瑞拉的外债规模总计翻了6倍,消费繁荣助燃了查韦斯的民望和繁荣的幻象。也正是在查韦斯时代,委内瑞拉对石油的依赖有增无减。从1998年至2013年,石油产品在委内瑞拉出口商品篮子中的比重从70%增加至98%。

单一的石油模式使委内瑞拉享受了大宗商品牛市的红利,但与此同时,委内瑞拉对外汇交易的长期控制也阻碍了中间产品的进口,最终几乎消灭了本就薄弱的非能源经济部门。根据中国商务部《对外投资合作国别(地区)指南委内瑞拉》2015年版,委内瑞拉政府自2003年开始实行外汇管制,取消并禁止外汇自由兑换。申请用汇的进口商必须到外汇管理委员会(CADIVI)进行外汇管理体系用户登记,由该委员会颁发进口商登记证,进口商凭此证申请用汇。从开始申请到拨付外汇大约需要4个月的时间。甚至私人用途用汇也必须向外汇管理委员会申请换汇手续。同时,外资企业也不能在当地开立外汇账户,外汇一旦汇入委内瑞拉,将强制兑换成玻利瓦尔。利润汇出审批时间过长,手续繁琐,也会影响到外汇的正常汇出。

严苛的外汇管制往往也意味着一国对外汇收入的极度敏感。随着国际原油价格进入自由落体,外汇资源的缺少成了委内瑞拉最大的麻烦。为了避免巨额外债违约,2015年委内瑞拉削减了超过40%的进口;以巨大的折扣出售了自己的外币资产(包括流动储备、精炼厂、石油交易信贷);出售了黄金储备价值的25%;甚至提取了本国在IMF特别提款权的80%。不过,一系列的救市措施并没有让未来更为美好。

未来数年,随着石油价格预计将至少在50美元/桶以下徘徊,外债规模约占GDP100%(未来5年每年的债券支付将达到80亿-120亿美元)的委内瑞拉将实际上孤立于国际金融市场。哈佛大学国际发展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Miguel Angel Santos指出,当前,委内瑞拉每天生产的石油大约比50年前少100万桶,但同期其人口已增长300万因此,当前委内瑞拉人均石油产量大约比50年前低74.5%。即使石油价格回到100美元/桶左右,该国可能仍然无法产生足够的资源,从而将自己拉回到经济繁荣的轨道上,因为委内瑞拉的石油产能对于依赖其生存的人口规模而言已经过低了。

长期而言,唯有脱离石油依赖,找到其他方式获取外汇,才是委内瑞拉的唯一出路。但要想吸引外商直接投资,委内瑞拉恐怕还得努力改善自己的投资环境。在过去的10年里,许多曾进入委内瑞拉的跨国公司曾因为严重的腐败、无法将红利汇回母国,以及对基本私有产权的触犯而离开。同时,外汇管制规定的存在也有效惩罚了出口,刺激企业搬到海外,通过有补贴的进口把产品销往委内瑞拉。

身处经济危局,但留给委内瑞拉政府的选择却并不多。1月18日,委内瑞拉政府曾出台一项法案,试图授权总统通过一系列“适于高产经济的举措”,也就是一系列经济紧急状态措施,但要想在物是人非的委内瑞拉议会通过这一法案却是阻碍重重。

在2015年12月6日举行的国会议员选举中,由委内瑞拉反对党组成的“民主团结联盟”获得748万多张选票,112名候选人当选国会议员;统一社会主义党和左翼政党组成的“爱国阵线名候选人当选国会议员。这一选举结果意味着,民主团结联盟的议员在新一届国会中拥有了三分之二的多数。随着2016年1月5日委内瑞拉新一届议会宣誓就职,16年来反对派首次压倒执政的统一社会主义党,取得了议会的控制权。就在反对派进入议会的当天,委内瑞拉民主行动党领导人亨利·拉莫斯·阿卢普(Henry Ramos Allup)宣誓就任全国代表大会(议会)主席,反对派占三分之二多数议席的议会准备向遭到削弱的尼古拉斯·马杜罗政府发起挑战。阿卢普表示,全国代表大会将在6个月内推动“政府更迭机制”,这意味着反对派掌握的议会或许会寻求罢免马杜罗。无论如何,这位查韦斯的指定继承者将面对的是来自政治、经济和社会的多重挑战。

新闻军事文化历史体育NBA视频娱谈财经世相科技汽车房产时尚健康教育母婴旅游美食星座 “不安全,抢劫、偷窃、绑架…

新闻军事文化历史体育NBA视频娱谈财经世相科技汽车房产时尚健康教育母婴旅游美食星座 “不安全,抢劫、偷窃、绑架…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